我們的FB粉絲群: 彌勒書院粉絲群  FB社團: 彌勒辦公室 
你好,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文章 - 一貫道得道之殊勝 -- 我的靈魂之旅(許恒源博士)

一貫道得道之殊勝 -- 我的靈魂之旅(許恒源博士)

[日期:2018-02-08] 來源:節錄自發一崇德雜誌151期(2017年08月)  作者:美國麻省理工學院電機系教授(波士頓恒源佛堂、崇德佛院壇主講師) 閱讀:

註:英文版請點這裡

許恒源博士講述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電機系教授(波士頓恒源佛堂、崇德佛院壇主講師)

前言

二O一二年的三個晚上,改變了我對靈性的看法,修正了我對仙佛的認知,體驗了物理學上蟲洞般的抽象概念,身歷其境了醫學與科學,無法解釋的換心手術;對於前世今生的愿立與責任,有更清晰的體認,對於人與人之間的種種因緣,有更透徹的認識,對於得道、三寶之殊勝,也有了全新的體會,對於人生觀,更是有了宏觀、樂觀的視野,從中也掌握了改變命運的方法,對於父母的愛與周遭的人我因緣,也有了徹底的反省,浴火鳳凰,另作新民。以上這些種種體悟,都得之於天恩師德之加被,以及得道之殊勝。利用本次一貫道學術研討會(註1),發表個人之心得,除了兌現個人與彌勒祖師之約定外,期許我的靈魂之旅,也能夠作為一貫道得道研究之題材。

一、我的病史:先天性心臟病

在出生的時候,心臟就已經有問題,是先天性心臟病。我的心臟隨時有可能停下來,導致休克,甚至於腦死。我從小就知道,但是能怎麼辦呢?這個就是我的命,這是我的肉體。但是我自己本身知道,將來能夠在自己,稍微發育好一些的時候,身體更加強壯的時候,需要接受手術,這個手術,不是所謂的心律調節器植入手術,那個手術是太大了!因為我只是一個心臟末梢神經,沒有發育完全的先天性心臟病患者,但是這末梢神經,會越來越萎縮引發休克,甚至於腦死的危險。我十八、九歲在讀UC Berkeley (柏克萊)大學的時候,已經跟 Stanford Medical School(史丹佛大學醫學院),一起研究微機電心臟末梢神經電擊晶片,這個微機電心臟末梢神經電擊晶片,經過四、五年左右的努力,也能夠做出滿好的東西,但是也沒有經過 FDA(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)的所有的證明,所以人體試驗是幾乎不可能,直到我二十七歲那一年,才可以在 Stanford Medical Center(史丹佛大學醫學中心)動手術。

這是一個非常、非常小的手術,因為它的那個小晶片,在大陸講芯片,比我的小拇指,指甲的一半還要小,那它哪來的動力,哪來的電力呢?那時候我們就已經研發出來,可以靠你的心臟收縮、跳動,產生所謂的 Contraction(收縮),由心臟跳動產生的動力轉為電力,而這個電力就讓我的這一個小小的晶片,放電一次,只要放電一次後,就要換掉。但放電這一次就能救活我。這是怎麼回事?大家應該都沒有這個經驗,但是如果你有休克的經驗,休克的經驗就是整個人都不醒人事,整個人休克昏倒,如果你那個時候還在呼吸,心跳還在跳,就沒事,你只是昏倒了,但是我如果是這樣的話,就心跳停止了。那停止超過十五秒,二十秒就開始腦死,腦死再救回來,就比較麻煩了。今年我四十五歲,其實已經跟老天偷了六年的命。

二、靈性的真

在二O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那一天的晚上,我回到波士頓家裡,家中其實是已經是沒有人在了,孩子們跟妻子,也早已飛回洛杉磯爸媽家裡。那一天我的心已經產生了問題,完全是心臟病的跡象,而且是滿嚴重的,就知道要準備走了,但是呢,那時候我沒有什麼恐慌,因為當下我覺得,可以做的,不就是馬上用三寶嗎?馬上想到的是把自己身、心、靈,完全地交給老天來處理、交給仙佛來處理,所以在七點半的時候,就已經很不舒服了。但是我這個人呢,愛漂亮,還是去沐浴,擦了髮膠,然後選了一條滿貴重的領帶、皮帶,穿得整整齊齊。心裡其實已經大概都知道了,這一次真的要走了,這已經不是急救的問題了。因為我只是一個人,所以也不會想要打911什麼的,差不多十點左右,我慢慢地、步步維艱地,走上三樓的佛堂——恒德佛堂,還能走上去,算是不錯的。一走上佛堂,就看到仙佛,感覺靈性和心和仙佛,緊緊吻合在一起。那時候就已經有強烈的感覺,這一次是彌勒祖師來處理了,所以我把自己的靈性及身體,都交給了彌勒祖師。

首先我點了三盞佛燈,這當中有一種微妙的感受,不可思議。即我們的身體都是由靈性來控制,然而當我把靈性交給仙佛的時候,當下有點像三才借竅。我的所有動作都非常的標準,像點佛燈、鞠躬、跪拜的動作,都非常的標準。那時候的身體,已經不是自己在控制,是由仙佛的靈性來帶領。接著就三千叩首,但是在同一個時間,我腦子裡就一直轖盪在我們求道得到的三寶。玄關竅、合同、五字真言,一直迴盪在腦子裡。其實這個時候,不應該說在腦子裡了,因為你的肉體只是一個碳水化合物、一個袋子、一個機器、一個臭皮囊而已,但是我們的靈性還在運作。當時我的意識非常清楚,我不僅清楚自己在叩首,也清楚靈性從哪裡出竅。我很確定的知道三寶,知道玄關竅在哪,完全不需要用意識去想。你只要有一定的信心,你的靈性自然而然,它就從玄關竅出去。很多人也許會好奇的問,靈性如何從玄關竅出去?

三、靈性出竅:科學上的蟲洞?

因為我長年在做科學研究,權且用科學上物理學家、太空科學的說法,即非常像霍金博士所說的蟲洞(註2)來比喻。靈性出竅的當下,沒有所謂的時間空間的區別,即當下超越時空,靈性瞬間就離開了肉體,速度之快,完全沒有感覺。就像我們坐在椅子上,你不會感覺地心引力的存在,但是地心引力,卻是非常大的一個相對力量存在著。所以靈性出竅的時候,非常像是靈性進入了一個黑洞,瞬間就在外面,跑到自己的身體上面,懸在佛堂半空中,就像無憂無慮的自由體一樣,非常的自由。當時我覺得有一點很奇怪,就是我已經沒有肉體了,卻仍然在思考著,是甚麼在思考呢?原來是靈性在想,而且看著自己的肉體,已經不能叩首了,肉體就在那兒趴著,身軟如棉,已經歸空了,但看起來還是帥帥的,打扮得不錯。一會兒,彌勒佛用中文跟我講話,聲音很洪亮,聽起來就像打雷一樣,很大聲、滿有力的、很清楚,但是又挺溫和的,像父親一樣。

我一直認為,靈性就是一種能量,仙佛的能量,是大於我們不知道多少倍,所以祂馬上能影響到你的能量。那個時候我很明顯的感覺到,雖然彌勒祖師只是一個木頭像,但是祂馬上擴充祂的能量(佛光),馬上把佛堂給包住,連我在內都包起來。再來,突然間就更遠,不知道有多遠,不知道祂那個時候的佛光,可以擴展到多遠!但我覺得可能超過五公里,真是夠大。然後再收回來,差不多有這個屋子這麼大,這全部是祂的能量,但祂的能量給我的靈性的感覺,就是一尊彌勒佛,全白的,彌勒笑臉的標誌看著我。我與彌勒佛之間的溝通,都不用嘴巴、耳朵,直接是能量和能量之間的感應,非常的清楚。

接著彌勒祖師對我說了一些話,彌勒祖師說:「你放得下嗎?」我當時第一個反應是:沒有想到任何的人,但想到的是我的責任一定還未完成。因為我感覺我每一次來到人世間,一旦完成責任、達到任務,就會離開人間。可是我覺得我這輩子,好像什麼都沒有做,所以應該責任還未完成。所謂責任,是對人世間的責任、對佛堂的責任、對傳道的責任,對所有一切一切的責任。接著,當然想到的是我的父母親。而這一點,是我最煩惱的,如果讓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,這是多麼的不孝。這難道是我們修道人該做的事嗎?這是我覺得責任未了中,最關鍵的點。當然在世界上,跟我有很深緣分的人還是很多。責任未了,也是一種牽絆。所以靈性就在佛堂的天花板上,要走也不是,要下來也不是。說實話,也不曉得要怎麼回去,所以就愣在上面。

四、換一顆金剛鑽的心:仙佛的換心手術

彌勒祖師說:「你的時間還未到,但是你的心已經死了,已經壞了。」確實,我對世界有一定的失望,心死了。我做事其實是一板一眼。例如在學校教書,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,都不會改變我們的軌道,不會改變我們的思維和做法。也因為這樣,我其實是個不夠變通的人,但是在這一世開始學習,尤其在白陽期的時候,這叫做末法時期,我一直覺得所有的人,都是來欺負我的。就覺得非常難以接受爾虞我詐,其實我非常喜歡單純、直接的社會。但是在這裡,我的老闆是校長,是兩萬五千人的首長,我擔任執行長(首席科學家),我所教的學生,每天所面臨的老闆。再來,我如果到華盛頓首府,我的老闆是美國的國防部長及能源部長,這些都是不可能說他心中沒有想到戰爭,不可能沒有想到狡詐的,久而久之,我是能感受到的。那心壞和心死是彌勒佛說的,那說得很客氣啊!為什麼?因為仙佛絕對不會當下就罵你,一定讓你自己再思考一下。

我當下第一個想到的問題是,那彌勒祖師您能幫我修嗎?既然你說我心壞了,那仙佛你能不能來救救我?彌勒祖師回答說:「絕對救你,你還不能死,所以絕對要救你。」接著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,簡直是神話。中國古代有十大名醫,其中外科最強是華佗。所以當大家說「華陀再世」的時候,我很確定華佗是已經死了。不過,今晚真的是「華陀再世」,仙佛開始幫我做換心手術,仙佛的換心手術是一個靈性,但是我很明顯的看到、感覺到,自己的靈性,也是純白無瑕的。唯一的一個瑕疵,就是那顆心,那顆心有兩種顏色,一個是紅色,一個是黑色。紅色代表你的血心,代表著平常的一些善惡不分,公私不明,聖凡不清,狡猾奸詐了,這些都有,這個還好;最可怕的是黑色的心,不是因為壞到什麼程度,黑心是什麼意思呢?這是我自己的解釋,黑色的心表示你的心已經死了,當一個人沒有希望,是最可悲的事情。

所以我們人活在世上,一定要有希望,心不能死。但是我的心,為什麼死了呢?其實我也知道,是在修道、辦道的路上死的,因為這條路不好走。我覺得修道不難,自修不難,但是辦道、傳道非常困難。所以,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道親會選擇自修,「道」就不容易繼續傳下去,比如什麼叫兔子腿啊!什麼叫宰相肚啊!還需要口才特別好,一直來勸說大家,來影響世界影響大眾,實在不容易。雖然我知道,你只要真的願意做,一個人影響三個人,七十二小時內,一下子我們六十億人口都知道了。但是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都還做不到?是因為我們沒有真正,百分之百痛下決心去做,這就是我們心死的原因。心黑掉就是死,但不是說你是壞人。紅的心是血心,是人心在做判斷,你並不是用天心在做判斷。看到女孩子漂亮,我敢說我們年輕的朋友,一定會多看兩眼,這就是你的血心。那所謂的心黑,是不管她多漂亮,你已經心都死了,都不會再去想了。這種心死,不等同於修道清心寡慾,是真的心死了,自我放棄。所以我很清楚的知道,我的那顆心一拿出來,不是黑就是紅。那是一個很明顯的教化和指示。

那要換一顆什麼心呢?我的運氣很好,換了一顆金剛鑽的心。晶瑩透亮,但是這個心有個缺洞,當時我有察覺到,感到不解,心裡想著:你怎麼會拿一顆有洞的心?這個洞是連我都可以清楚看到的啊!你不要以為我傻瓜啊!仙佛你要挑也要挑一顆完整、漂亮到極點的心啊!此刻彌勒佛未多解釋,只說:「先放下去再說嘛!」放下去後,彌勒佛跟我解釋,在我一世的生命中,兩大仙佛的助力是很大的,一位是大日如來,一位是虛空藏菩薩。這兩位仙佛都是在管理財富與智慧的,所以在這方面特別有成就。我是哈佛和MIT(麻省理工學院)畢業的,在人口的比例中,這少之又少,有我這樣文憑和經驗的,少之又少。我很驕傲的一點是,MIT是PhD(研究博士)、MBA(工商管理碩士)啊!Harvard(哈佛大學)是JD(法學博士)、MBA啊!這兩個加起來,就更少之又少了。

另外,我也很確定的是,有一世我在天上,是做天上第六個寶庫的司庫,我就是站在那個寶庫前。有趣的是,每一個人要下凡人間的時候,要先來拿寶物的,我們每一個人都有,帶著寶物來到人間,就是要利用這份寶物來承擔責任的。我講的寶物有些籠統,也許是智慧。而所有是我渡的,或是在恒德壇壇主、講師所渡的人,都有來過這個寶庫拿到寶貝。每一個人都有拿,所以我大概也知道,每一個人都有拿什麼,但是那不能講,因為那是天機。那我自己的就可以講,至少我有了財富和智慧。所以我們年輕的朋友,總覺得人家讀書怎麼比較容易,我怎麼比較不容易,那有時候就是要看你挑的寶貝是什麼,或者菩薩跟你的緣分。

我的靈性是躺著的飄在那裡,像病人這樣,看到至少有一雙「醫生」的手,這雙手應該是華佗的,把我的舊心拿出來,看一看,再把一顆破洞的金剛鑽石的心放進來。雖然破個洞,但至少感覺神清氣爽,慢慢的感覺自己的靈性能量越來越強,與仙佛的互動也越來越強,表示說你心跳在加強,有打強心劑那種感覺。此刻,我以世俗、現實的角度在思考一件事情:你幫我換好了,要收錢嗎?還是要我做什麼來抵償呢?出乎我的想像,彌勒祖師說:「你先回去再說。」我心裡想說,好吧,回去就先回去,一想這樣而已,因為我知道求道的三寶,再直接經過蟲洞式的方式,以超越時間空間的方式,從玄關竅再回去,一回去馬上就可以繼續叩首,也感覺我又回來了。此刻很清楚,我有時間、有機會,再用這一個肉身,來完成我未完成的使命與責任,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五、三寶是真,愿立是真

一貫道歸空的道親,如果有機緣下來跟大家結緣,往往都會鼓勵在世間的人,把握有肉體的時候,要好好修好好辦。因為,在上面即使是天堂又如何?你想得到誰?你托夢,誰相信你啊!我敢保證,不會有百分之百的人相信。所以在很多事情上,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真,什麼是假,這就是在這個社會,在這個世界,讓你心灰意冷的地方。你不知道什麼是真,什麼是假,但是我就要跟大家講,三寶是真、玄關竅是真,你所從佛堂得到的道是真,你在上面跟老天發的愿是真的,你們能下來坐在這裡,絕對沒有辦法,逃脫對老天許下的愿。所以就繼續叩首,三千完了再三千,有時候我就想偷懶,但是心忽然就不舒服了,這時候靈性上,就知道要繼續叩首了。一直叩到一萬叩首,還沒停下來呢。這個時候還是可以站起來,能夠稍微走動一下。但是這個時候,靈性很快的再出去一次,因為彌勒祖師還沒有講完話,但祂不要以做夢的方式跟我講,而是以出竅的方式再講一次。一樣還是在佛堂,但是我覺得很悶,都沒有去理天,還是在自己的恒德佛堂講。但是我馬上意會到,我身在象界,有太多的牽絆,要到理天,沒有那麼容易。

就在此刻,彌勒祖師就交代說,你有三天的機會跟著仙佛,記錄下他講的東西,記錄下你看到的東西、聽到的東西,回到人間跟每一個人說,而且人家請你說,即使你喉嚨都沒有聲音了,還是要說。祖師會如此提醒,是因為祖師很清楚,我最不喜歡講這些,這近廿年來,發生在我身上的顯化非常的多,但是我在佛堂幾乎不說。因為我是學科學的,我賺錢是靠科技賺錢的,這些顯化不符合科學的標準,講了誰會相信?所以我絕口不提這些顯化,然後在佛堂都笑眯眯,跟大家吃吃飯、聊聊天,絕口不提,之前發生的很多很多,不可思議的事情。但是這一次,這三個晚上的經歷,祖師強調:你一定要跟大家說,而且還要記錄、整理、投稿的。在這樣子的一個過程,說實在的,真的有點掙扎,但是我還是答應了彌勒祖師。

不過,我心裡想著,彌勒祖師為什麼要先跟我預約,接下來第二天、第三天的時間,以及交代我要記錄、投稿呢?我忽然間想到,過去當我的父母親,要跟我打電話聯絡事情的時候,我有一個非常不好的習慣,我一定要預約,否則我就不會跟你說話,這是很現實的。就像現在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帶手錶,我是靠時鐘吃飯的,不是肚子餓吃飯,是看這個時間該睡去睡。朋友勸我十點就去睡,所以可以不到三點就起來,所以我就睡四、五個小時,是誰教的呢,是我們黃講師(我媽媽)教的。我只是在說,我在這一點很不近人情,也是非常的古板,但是我這樣活了45年,那連自己的父母親,也得跟自己預約。我目前唯一不需要預約的是兩個孩子,其他幾乎都要 Make an appointment (預約)。所以,我就跟彌勒祖師Make an appointment。這三天都是在佛堂睡,睡得非常的安穩、非常的香甜,都沒有什麼感覺,非常非常的舒服。

六、理天的不可思議:仙佛不是外星人

第二天晚上7:30,同樣的點上佛燈,而且我已經想好了,我今天非去理天不可,不能只在恒德佛堂。就這麼一想而已,那噗通一聲一叩首,經由我們的玄關竅,一出去就是理天了。為什麼我知道是理天?很簡單,那裡的能量跟我的能量,靈性對靈性,這就是理天。因為我上過天堂很多次了,但是每一次都先到南天門。但是這一次不一樣,這一次直接上理天,不需要經過南天門。因為彌勒祖師打包票:知道我清楚三寶,也記得求道的點傳師、引保師。有了祖師的包票,第二次的時候就直接上理天,這個時候我忽然間發現一件事情,這裡的花香是有顏色的,這個花香像是七彩的彩虹,不同的花香有不同的顏色。這已經在跟我們研究科學的人有所啟示了,你們現在的儀器,也研究不出來我們花香有顏色,理天的東西,它的顏色有聲音的,讓我們的六識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都完全混淆了。在理天這個地方,不是你用眼睛看,不是眼見為憑,不是耳聽為憑,在那裡,其實最簡單的方式,就是用你很單純的靈性全盤接受,不要去分析它。這個黃色的花香味是茉莉花,是什麼顏色,不用去研究這個。理天的建築,中西式都有。什麼意思呢?因為,在理天所有的建築,是根據這個人的靈性而看到,因人而異的,看到的會不一樣。

我再透露一點小秘密,「我跟你有緣」,這句話說出來是什麼意思呢?這句話是我的energy(能量),我的這一份小小的能量,跟你那一份小小的能量,在這麼大的能量裡面,我跟你有互相震動的地方,而這個頻率會對。另外,佛堂裡的每一個人都一定是某個仙佛,或多個仙佛的分靈。所謂的分靈,比如說濟公活佛,祂有很大很大的能量,假如祂的能量有這間屋子這麼大,那祂的分靈就是這樣,你還是祂的能量分出來給你幫助的,這就是祂給你的寶物。仙佛的數量有多大呢?至少在佛經中的記転是多於恆河中沙的數字。所以我在第二天晚上的時候,就確定彌勒祖師當場講的一句話,「許恒源,以後不要跟別人講仙佛就是外星人,仙佛不是外星人。」這樣先確定,祂不是外星生物,而是一種能量。後來想一想,如果仙佛長成那個樣子,也不太行啊!所以我也確定了,現在跟大家聲明的事實是,仙佛不是外星人,因為我先前到處跟人講仙佛是外星人,這個是以訛傳訛,這個是犯罪的。

另外,我們每一個人,都是某位仙佛給你加持的能量,這個「加持」的能量可以提升我們靈性的能量。很多時候我們會覺得,我跟這個人一見面就討厭,不是因為你心中這個仙佛的分靈,跟他有什麼討厭,而是你的血心,人心開始作祟,那不是你的能量。我覺得,你只要晚上靜靜的在自己床邊也好,在佛堂也好,真正把你的靈性提昇出來,你一點都不會討厭那一個人,因為那個人的能量,一定會跟你有震動的地方,所以那個人才會在你的這一輩子,跟你有這樣的緣分。我們常說人與人之間有善緣,有惡緣,其實不是。善緣、惡緣,大多是我們自己決定的。仙佛界的能量沒有所謂的正和負,只有大小多少。

七、善因緣的心,匯聚成金剛鑽的心

彌勒祖師接著說:「許恒源,你這顆金剛鑽的心,中間有個洞,這顆金剛石的心,回到你身體裡以後,你回去要一萬叩首(第一天晚上是一萬兩千叩首),這叩首不是叩仙佛,是要叩許恆源這個人,要叩這一輩子所渡的人,以及所渡的人的九玄七祖。」為什麼要這樣叩謝他們?因為我這顆金剛石的心臟,就是由每一個眾生,不管是還活在人間的,還是不在人間的,他們的初發心、他們每個人一點點的信心,所凝聚而成,這是世界上最單純、最純潔的心,像水晶一樣。這麼多善因緣匯聚在一起,才有這樣的一顆心。彌勒祖師說有兩件事滿重要的,第一個,這個心有個洞,有兩個原因,第一個原因要提醒我,隨時隨地要記得(初發心),我常常會丟掉自己本身的初發心。我們太容易遺忘了,當初的初發心而被蒙蔽,修辦道遇到一些困境,就認為求道好像不是很好,辦道很辛苦,好像這是假的,好像這是騙我的。所以祖師提醒我,我常常會丟掉初發心,這個初發心,要堅持到歸空不容易。第二個原因,是說我生命中會有很多有緣人,這些有緣人,幾乎都是長啼菩薩的分靈,能夠跟我一起辦事情,一起相處、一起走下去,而且這條路是很漫長的。其中長啼菩薩的特徵就是哭,就是流眼淚。這眼淚就像珍珠流眼淚一樣,一直流眼淚,因為祂一直在憂傷人沒有上進,沒有好好修道,沒有求道,就一直流淚,一次哭七天。這樣的緣分,會慢慢補齊我缺漏的心,但是這一輩子是永遠補不齊的,因為永遠會缺的,就是我的那一點真心,那一點初發心。祖師透過缺漏的心,時時刻刻來提醒我,要永保初發心與慈悲心。

但是為什麼這顆心是晶瑩剔透的?同樣有兩個意思,一種是,比如說鑽石是晶瑩剔透的,但是這顆晶瑩剔透的鑽石,我們把它擺在空中,我們燒香、煮菜,三年、五年後,這上面搞不好有油污,有灰塵,我們會去擦,但這就不是六祖的境界,六祖的境界是連這個鑽石都沒有的,所以人家根本不需要去擦塵埃的,我們都有惹塵埃。所以這顆金剛石的心,是有兩個寓意的,一個是我今天的修行還在惹塵埃,這是第一點。第二點,它讓你看到晶瑩剔透,偶爾你會看到,完全沒有東西在那裏,沒有東西就不會惹塵埃。所以也給我們一個信心,我們借假修真,剛開始你有金剛石,你不好好的擦它,不好好的保護它,它就會惹塵埃。但是哪一天你忽然間,這心一看,手還可以伸進去了,表示你這個心已經空無一物了,不再沾染塵埃了,這是給我們一個信心,給我們修道一個方法,循序漸進的方法。

八、西天不留一佛子:我們都是天使

常聽彌勒祖師、濟公活佛跟我們慈悲說,天上不留一佛子。我來到理天,完全沒有任何佛子。為什麼呢?因為祂們都下來拯救世人。我只有看到彌勒祖師,而且是完全籠罩在我的靈性,所以我不管從哪個角度,都可以看得到祂,隨時都在我的身邊。這讓我明瞭,仙佛其實隨時都在我們的身邊,不是嚇各位的。現在天時緊急,天災人禍不斷,一次的戰爭,一次的海嘯,死多少人啊!我們 New Jersey(新澤西州

)有颶風Sandy(珊迪),彌勒祖師就預言,未來這個風災會出現,會影響到美東,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。人心已經壞了,這種風災不光光造成財物的損失,同時也帶走了很多的靈性、生命。而且,災劫會越來越大。這是會影響到整個世界,這不是醫生救人這麼簡單的事情,而是全世界毀掉,這是仙佛最擔心、最憂愁的事情,但是仙佛會盡全力的拯救。那麼我們可以怎麼分憂代勞呢?彌勒祖師跟我說,你能不能真正影響三個人,而讓這三個人放棄引發核戰的可能?一定有可能。比如你有三個同學,你跟他說,我們要做好人、做好事,他都聽了,你就能影響三個人。我們就是要影響三個人,不管是怎樣,正面的去影響他,要他做正當的人,做好人、做好事。而這個好人好事是社會標準,不是仙佛標準。

第三天,彌勒祖師帶我去理天的旁邊,理天的英文在聖經裡叫Zion,在Matrix(駭客任務)這個電影裡就叫Zion。理天旁邊還有一個地方叫做Paradise(天堂),Paradise是什麼?是天使住的地方,天使是上帝的使者。這一次彌勒祖師,先讓我從理天看到Paradise,再讓我到天使住的地方去。我一去,真的被嚇了一跳,因為我覺得天使嘛,總該有雙翅膀,然後應該是小孩的樣貌,或者是俊男美女,金髮藍眼什麼的。不是的,天使是什麼人都有,專門幫我們處理垃圾、打掃清潔的。在天使這個Paradise裡面,最多的就是醫生跟護士,不就是我們常講的白衣天使嗎?很多醫生在救人過程中,會遭到感染,很多時候累倒了。不管大環境多差,不管有人逼他什麼,他都會有一顆天使的心,他就是天使。

其實,我們都是上天的天使。在天使的國界裡,有律師,有金融家,這是什麼意思?彌勒祖師說,世界上人人平等,每一個人,都可能是另外一個人的天使,所以我們要真正的,打從心裡面,去尊重每一個遇到的人。此刻,我的內心便產生疑慮,如果有人來乞討,然後拿我給的錢去買嗎啡,買毒品,去買酒,我該給他嗎?彌勒祖師說,他為什麼這個時候,會顯像在你面前,因為他是你的天使,你給的錢,他是不是去買毒品、酒,跟我們今天這一剎那的相遇,是沒有關係的,他只是要提醒你,人人平等,人人都是天使。出現在我們周遭的每一個人,不管是不是父母子女,不管是不是男女朋友、夫妻,不管是不是我們佛堂的道親,他就是一位天使。這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門課題,為什麼?因為在我心中,我絕對會把人分門別類的,男生女生,有錢沒錢,白人黑人。這些分別心都是人心作祟。彌勒祖師提醒我們,他人的天心跟我們的天心,都是互相的天使。而這個天使,會以任何形象出現在你面前。有可能是嚴厲、打你的老師;有可能是求你原諒他的犯人;有可能是天天哭鬧不停的小孩,這些都是你的天使。

九、到處都是貴人:以父母為貴

在天使國度,有天使一號,天使二號……,我很驚訝的是,每一個天使都會講英文,亞洲人、印度人都會講英文,那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喜歡用英文,來交談的原因。彌勒祖師請了八位天使,分別給我一句忠告。這些忠告分別是:

1、很多人會在你的生命中來來去去,但只有真正的朋友,會在你心中留下足跡。

2、處理自己的事時,要使用你的腦袋;若要處理他人的事時,請用你的心。

3、憤怒與危險僅有一字之差(Anger is only one letter short of danger)。

4、如果有人背叛你一次,是他的錯;如果他背叛你兩次,那就是你的錯囉。

5、偉大思想家討論思想;平凡人討論事件;小心眼的人只討論人。

6、上帝會給每隻鳥牠所需的食物,但絕對不會直接扔到巢中。

7、丟掉錢的人失去很多;失去朋友的人失去更多;失去信心的人則失去一切。

8、舌頭的重量微乎其微,但卻很少有人能控制它。

我剛開始還挺輕視的,我心裡想,你給我講的這些,我都會啊!都聽過啊!英文也沒有多難懂啊,就覺得很簡單。彌勒佛祖馬上就問我說,那你做到了嗎?有一句話我覺得非常重要,而我沒有做到。就是:「God giver every bird its food , but does not throw it into its nest。」當你在幫助人的時候,你不是給錢就算了,你應該給他一個機會,幫他尋找到他的食物,尋找到他的成就。我們人一定會犯一個最大的錯誤,叫做懶惰,懶惰不是寫功課的懶惰,而是關心人的懶惰。比如說,瑞豪(倪壇主),你的功課,我很會啊,我幫你做就好了,直接就拿A了,是不是很快?但是我這是在害你,這就錯了。而我們幾乎都會這樣做,因為會 take the easy way out,這就是人心,所以天使所講的每一句話那麼簡單,我們也會翻譯成中文。但是你想想,你真的做到了嗎?

隨後,濟公活佛出現!我看到濟公老師的時候是淚流滿面,因為好不容易等到老師,怎麼讓我等的那麼久,是不是不要我這個徒弟了?這一次彌勒祖師與濟公活佛老師都直接說,我真的是邪惡到極點,濟公活佛老師已經救不了了,一定要請掌天盤的彌勒祖師下來震撼我,我才會聽。尤其我們跟仙佛能溝通的人(medium 媒介),會犯一個很大的毛病,就是仰仗自己隨時可以跟仙佛溝通,就認為仙佛會特別疼愛,犯錯時仙佛不會處罰我們,所以肆無忌憚,越做越錯。甚至常常狡辯、不爽,自以為仙佛不會真正的處罰你,因為自己很有用,是一個很好的工具。所以自傲、自大,然後胡作非為,就是我常常會犯的毛病。所以我不喜歡做medium,但是偶爾還是需要做一下。這個時候濟公活佛老師用英文,講一篇很長很美麗的詩歌給我聽,主要是讓我知道,在我的生命中,到處都是天使,到處都是貴人。而這些貴人,最重要的兩位是你的父母,很多時候,我們真的是把我們自己最重要的貴人,當作破抹布一樣踩在腳下,這很寫實的。所以我們要注意這一點,尤其是我們年輕人,年紀還不大,社會經驗沒有那麼多,要特別留意父母親的辛苦。再來,就是常常被我們踩在腳底下的天使,就是我們天天在拜的仙佛。當我們不合己意的時候,我們就會怨天尤人,抱怨仙佛怎麼沒有保佑我,仙佛怎麼沒有給我智慧、給我財富,如果給我足夠的錢財,我就會過得更好,自然我就會修得更好。我們早已習慣怪別人,而不會去自省,濟公活佛老師用非常優美的詩歌,傳給我這個道理。

十、比較計較:不如修道辦道

過去有聽說,坤道少修五百年,真的嗎?濟公老師說,不要再講坤道少修五百年這件事。祂說,自古以來,乾道都有一個問題,就是最會搶地盤及排他。彌勒祖師直接指著我說(濟公活佛在旁邊附和),我是恒德壇和崇德佛院的壇主,把好的乾道,想修道的乾道,一個一個的擠出去,這講得都很實在,讓我非常汗顏,非常不好意思。然後彌勒祖師就給我一個功課,第一個,先挑三位乾道來成全,最好選擇比較好帶的,年紀比你小的,如此你就不會跟人家競爭。如競爭財富、房子、車子、名牌、外表。第二個責任,把以前流失的乾道找回來。彌勒祖師講得很直接,這些競爭都不是我故意的,是我的天性。彌勒祖師一再的交代,要把這些事情在不同的場合宣講,這是我的愿力,需要跟老天說的。最後再透露一點點小消息,老天問我說,你想再多活多久?因為一次是十二年,其實十二年後也沒有很老,所以那個時候我就在想,好歹要二十四年,活到六十九歲。但是那時候彌勒祖師說,你就不用再問,你所做的任何事情老天都記在賬裡,反正你本來三十九歲就該走的,活到六十九就多活三十,再加十二年,就八十一歲。我是比較喜歡九九八十一,所以我要誠心的修道、專心的辦道。

註1︰此篇發表於第七屆中華道統文化傳承與創新國際學術研討會,二O一六年十二月十七、十八,一貫道崇德學院國際會議廳。

註2︰蟲洞又稱愛因斯坦——羅森橋。蟲洞的概念是在一九一六年,由奧地利物理學家路德維希.弗萊姆首次提出。一九三O年,愛因斯坦及納森.羅森橋在研究引力場方程時假設的,他們認為蟲洞,就是鏈接宇宙遙遠區域間的時空細管。透過蟲洞可以做瞬間的空間轉移或者時間旅行,如果人類能成功的出入蟲洞,到達遙遠的星系,會像朋友串門那樣便捷。那蟲洞為何叫蟲洞呢?如果將宇宙比喻為一個蘋果,在蘋果表面有兩點,就像人類在地球表面一樣,從表面走過的弧線便是兩點距離。但如果有個蟲子將蘋果蛀出了一個洞,直接由A點到達了B點,距離豈不是大大縮短了嗎?蟲洞這個形象的說法由此產生。那怎樣理解蟲洞旅行呢?一張紙上畫A,B兩點,一個平面上兩點之間直線距離最短,但在三維空間裡,把這張紙折疊,AB兩點重合,AB之間最短距離就是紙張的厚度了,因此,蟲洞就可以簡單理解為扭曲折疊空間,縮短原來的距離。那蟲洞怎麼產生的呢?這與宇宙間存在的黑洞有密切關係。黑洞,不是一個黑窟窿,而是一種密度極大的天體。僅目前的研究成果看,黑洞一般由恆星演化而來,暮年的恆星,在自身引力作用下發生收縮,半徑減少,中心密度增大。我們知道,質量越大,引力就越強。在恆星質量足夠大,滿足一定條件的情況下,其半徑收縮至小於某一個值時,密度會大到在它表面的光,都無法逃離的程度。這個時候天體就無法被看到了,因此它被叫做黑洞。在《星際穿越》中,我們看到飛船進入黑洞,按說黑洞引力如此之大,「只吃不吐」,飛船不可能再出來,要想飛出來,還得有個「只吐不吃」的天體與黑洞連接,物理學家們假想宇宙間,也許存在著「只吐不吃」的白洞,如果黑洞與白洞連接組成了蟲洞,飛船就有飛出的可能了。利用這一特性,我們就有可能在短時間內,完成遠距離的空間旅行,或者進行時間旅行。

許恒源博士專業資歷:

打印